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暗影谍云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墙倒众人推 九

      第九百五十六章 墙倒众人推 九

        “这位柴山机关长不愧是以前竹机关的资深特务,他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为这个即将成立的新机构煞费苦心,表面上是合作,暗地里却是让我给新机构分担压力。”

        “也幸亏两位将军替我拦住了,否则他要是当面提出来,我还真不敢不答应,毕竟警察系统也受到最高军事顾问团的管辖,我们是上下级关系。”许睿阳笑了笑说道。

        柴山兼四郎提议许睿阳在新机构兼职,并不是什么关照,而是别有用心,他想要利用特高处的强大资源,帮助这个新机构尽快打开局面,还能给新机构分担一部分压力。

        要说情报搜集能力,即便是特工总部最当红的时候,面对特高处也是自愧不如的,绝大多数外勤都经过了专业技能培训,还有老资格的秘密警察负责指导和传授经验,这是纯粹的职业特工,不是特工总部的流氓地痞。

        同时呢,许睿阳向来不差钱,借助海昌贸易公司的走私买卖,还有财政部的拨款,舍得对情报工作进行投入,在整个华中地区拥有最为庞大而细密的情报网,渗透的相当广泛。

        更为重要的是,特高处的后台是宪兵队,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如果需要宪兵队配合,特务科打个招呼就能办到,因为许睿阳和整个特高处,都是宪兵队的嫡系力量,有着特殊的待遇。

        “柴山机关长故意混淆概念,但两位将军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新机构是军事情报部门,特高处是警察情报部门,各自的职能划分清晰,原则不容动摇,他让两个机构相互兼职,是宪兵队和陆军部无法接受的。”

        “最后形成的决议是,你手下的特务科长可以在新机构各地的分支兼职,你就不用亲自参与了,但新机构的部门负责人,不能在特务科兼职,而且特务科的作用,也只是协助新机构办案,并不承担责任。”冢本清笑着说道。

        柴山兼四郎设计好的剧本,遭到了大木繁和永津佐比重的反对,他的套路深,别人的逻辑推理能力也不差,各自都有各自的利益,梅机关拖着特高处下水,这是绝对不行的!

        大木繁的考虑是,柴山兼四郎这家伙居心不良,不但要让许睿阳提前做背锅的人选,把宪兵队的嫡系力量和新机构捆绑在一起,还想着让新机构渗透到特高处。

        当年把许睿阳调到沪市的影佐祯昭都不敢这种事,你一个新来的机关长就想着把手伸到宪兵队的势力范围,做什么美梦呢?

        而永津佐比重也是考虑到派遣军总司令部和梅机关的性质,因为驻沪陆军部是派遣军总司令部的下属机构,维护派遣军的利益,是他的职责。

        他发现柴山兼四郎做了梅机关的机关长,有联合军部特遣机构西田班,意图扩大权限的迹象。

        成立新机构是好事,也是目前的需要,从特工总部的基础上组建,也是合情合理,本来特工总部就是梅机关的势力,但没必要把特高处也绑在一起。

        对警察的管理,最初是由宪兵队来负责,特务机关进行协助,梅机关总负责,但是派遣军的驻沪陆军部成立后,特务机关对警察部门的管理权,已经转移到陆军部,梅机关只负责在宪兵队和陆军部的要求下,对警察系统做重大人事调整和经费划拨。

        柴山兼四郎显然不满足于权力被削弱,借着新机构的组建,非要拉着许睿阳这个警政总署长和特高处下水,还打算向特高处伸手,这怎么可能?

        虽然组建新机构的提议是来自宪兵队,也是三方共同发起,可特工总部自身的资源已经够了,得寸进尺的下场就是被敲断手腕子!

        “说起来相互兼职的事情也没有那么严重,新机构派来的人就是傀儡,想要在特高处发展势力,那是白日做梦!连这点事我都控制不了,自己的后院失火了,这些年的努力我算是白做了。”

        “有宪兵队和陆军部在背后撑腰,我倒是觉得,新机构被我渗透的可能性比较高。特工总部是些什么货色我们心知肚明,想要找麻烦太容易了,瞅准机会敲他们几棍子,谁还敢不老实?”

        “既然决定了如何操作,那我就吩咐手下的特务科长们,在新机构也搞搞渗透,及时掌握他们的动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必须要对这种全新的机构加以监控,成立之初四处都是漏洞,有可能会被敌人钻了空子。”许睿阳说道。

        “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你倒是可以做,宪兵队派人明面上进行监督,特务科暗地里进行监视,可以收到互补之效。”岗村适三点点头说道。

        “还有件事,前几天我受柴山机关长委托到苏洲的时候,李仕群告诉我,他的手下林志江与熊健东打得火热,这种近似于背叛的行为让他非常恼火,也委托我协助特工总部抓捕林志江。”

        “现在正是梅机关对付李仕群的关口,我觉得不要因为这样的小事,刺激到他的情绪,做出什么不理智的疯狂举动,造成恶劣的影响,伤害到帝国和金陵政府的利益。”许睿阳说道。

        “林志江自从背叛军统局加入特工总部以后,历次行动都没有立下什么功劳,为人贪婪好色,仗着特工总部的势力胡作非为,敲诈勒索、走私违禁物资,早就惹得舆论不满了,要不是李仕群护着,我也想要收拾他了。”冢本清似乎对林志江有些怨气。

        许睿阳觉得,应该是林志江大肆捞钱,却没有给宪兵队上供,所以日本宪兵对这个混蛋的看法很不好,李仕群收拾他,他们是乐见其成的。

        “这家伙真是不知道感恩,李仕群对他算是很不错了,还提拔他做了特工总部的行动总队长,这是多大的信任?没想到刚有点风声传出来,他就和熊健东勾结在一起,大概是想靠拢周院长找条后路,也难怪李仕群生气。”

        “像是林志江这样善变的墙头草,留着对帝国也没有什么用处,反而是个祸害,你看着处理就行了,如果熊健东或者是周院长给你施加压力,就说是特高课的意思。”岗村适三说道。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