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诡秘之囚徒序列 > 第32章 疯子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

      第32章 疯子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

        夜晚的斯特兄弟会一片静谧,但尚且还没有到成员们休息的时间,准确地说,他们一天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亚特街的据点无疑是斯特兄弟会的总部,自从成为了博迪威亚最大的黑帮之一,再也没有人能够在这边闹事。

        但是今天,事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早上的时候,被外人进入亚特街带走了一个核心成员;刚刚又是同一个人潜入了首领的办公室里,打晕了他的守卫,然后击碎窗户逃了出去。

        由于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斯特兄弟会的成员们只看到了一个穿着棕色长款皮衣的身影闪过,然后就失去了目标。

        被突发事件整懵了的成员们在首领气急败坏的怒吼声里匆匆忙忙去追查刺客的行踪,但由于反应迟了一步,等他们追出去的时候,刺客早都已经无影无踪了。

        “我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刺客都摸到据点来了,还连尾巴都抓不住!”伯尼·斯特一把扫落了桌上的所有文件,指着站在房间中间的成员们骂道。

        “都给我出去查,查那个女人的踪迹!”伯尼·斯特抬脚把倒在地上的椅子一脚踢到了站在房间里的成员身上。被椅子砸中的倒霉家伙连动都不敢动,低着头听着伯尼·斯特的怒吼,不敢开口。

        “要是查不到那女人的踪迹,你们都给我去喂鲨鱼!”伯尼·斯特恶狠狠地说道。

        成员们唯唯诺诺地应和,一个成员小心地抬头看向了暴怒的首领,被首领眼中的冷酷暴虐吓得瞬间低下了头。

        ......

        安格妮丝没有理会亚特街这边的闹剧,她在从斯特兄弟会的据点离开后就径直顺着与米洛的联系准备前去赴约。

        转化得到的“狼人侍者”是有一定的自主行动能力的,毕竟他们的生命并没有被剥夺,只是受到了“狼人毒素”中所蕴含的非凡力量的影响而发生了“狼人化”,被安格妮丝掌控。

        安格妮丝相信伯尼·斯特能够妥善地处理今天发生的事情,即便他的智力、性格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受到“狼人毒素”的影响,但这一切都可以推到他受到的刺杀和挑衅上。

        嗯,不能自己主动脑补原因的下属不是好下属,安格妮丝忍不住勾起了一丝笑容。

        这一次也许可以说是自己给自己背锅?安格妮丝一边快速地以“狼人”的形态在楼顶上飞奔,一边随意地想着。

        带着些许绯红的月光洒下,“狼人”敏锐的视力让安格妮丝能够清晰地看见下面街道上所有的情况。

        安格妮丝稍稍抬头看向在逐渐趋于完整的绯红色的盈凸月,微微叹了口气,再有三天就会到这个月的满月的日子,这几天该注意一点了,不过“疯子”消化了一些,已经不像刚从教堂地底出来那么难熬了。

        “囚犯”特性当初在教会地底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消化,“疯子”的魔药在费内波特城时消化了一半后进入了停滞状态,今天消化进度又重新开始向前移动,如果能够保持下去的话,预计只需要两周过些,她就能完成对“疯子”特性的消化。

        安格妮丝回顾了一下今天的行为,认为这次的消化进度主要来源于今天对斯特兄弟会采取的行动。

        斯特兄弟会的成员现在应该大部分知道,有个女人今天早上跑去威胁恐吓斯诺带路,带走了核心成员安托万·加德纳,晚上又潜入他们的据点,摸进他们首领的办公室,敲晕了首领的护卫,然后跳窗逃走。

        在不知道非凡力量的普通人眼里,以一个人的力量来挑衅整个黑帮确实是一件有些疯狂的事情,不过对于非凡者来说,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今天所作的事情在普通的斯特兄弟会成员看来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样的话......

        如果结合自己之前在费内波特城的扮演,也许“疯子”扮演的守则之一就是——行为不同于常人?

        安格妮丝脚步慢了下来,最终在一个房顶上停了下来。

        她没有感受到自身魔药的大幅度消化,只有些许零散的消化进度提升,应该是来源于自己的行为在斯特兄弟会成员间的传播。

        看来不对,那应该是什么?

        安格妮丝突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一点,她之前在费内波特城的扮演陷入了僵局,“疯子”特性的消化进度停滞,她在今天之前一直没有找到背后的原因。

        “我在费内波特城的扮演与今天有什么差别?”安格妮丝看着天上的月亮陷入了沉思。

        她在费内波特城时用一些离谱的理论让其他贵族觉得她因为思考而癫狂,尽管事实上那些理论安格妮丝自己有时候也觉得她其实是在胡扯......

        安格妮丝突然顿了一下,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她在费内波特城扮演时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行为是不正常的,而今天她做出的所有行为其实在她自己心里觉得是没有问题。

        疯子从来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也不会认为自己的行为是疯狂的,这就是自己在费内波特城的扮演陷入僵局的原因,也是今天她的“疯子”特性消化的原因。

        安格妮丝感受到体内“疯子”特性的大幅度消化,嘴角勾出的笑容越发明显,她感觉到自己似乎神清气爽了许多,大脑的运转似乎都变得清晰了起来。

        “疯子不会认为自己是疯子,果然,这就是‘疯子’的扮演守则了。”安格妮丝将散落在鬓边的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面,脚下重新开始移动起来。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不过我还是要去赴约。”

        ......

        小米洛双手从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腋下穿过,将男人从楼梯上拖了下去。

        波耶西亚女士答应了他会在晚上到他家来,他需要将房间整理干净,这是接待客人的礼帽。

        像男人这样的垃圾......已经不是他处理的第一个了。

        真是可笑,看到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就觉得这个房屋对他们完全开发了吗?

        小米洛稍微停下来休息了一下,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对他来说还是过于沉重了,即便是采用拖这样的姿势,他也没有办法一次性将男人拖到地下室里去。

        他坐在地上喘着气,面色阴晴不定。

        一道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看起来你需要帮助,对吗?亲爱的小米洛。”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