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乱世华章 > 第六十三章 再临醉士居

      第六十三章 再临醉士居

        沈乐接过符令,一阵新奇,他久居楚地,巫蛊之道没少接触,但是符令却极少接触,据说几十年前一位名叫邹生的老者,向当时的皇帝献上了一册“五行”,还有这种依托于他的“五行”学说而制成的符令,不过当时皇帝宠信玄教,认为这是亵渎神灵,便将邹生推出午门外枭首示众。

        至于半月生,这倒是没听人提起过,想来也是楚地却是偏僻的缘故。

        沈乐将符令揣好,然后问道:“你怎么确定博望侯如今还安然无恙?”

        左伯笑了笑:“老夫自有办法,此事还应劳烦公子,我在镐京不宜抛头露面。”

        “我既然答应夕儿,自然要说到做到。大概一个时辰后,我需要人手到长公主府听我安排。”沈乐转过头望向叶夕,叶夕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左伯笑眯眯地望着这个年轻人:“没问题。”

        不一会儿沈乐领着换上一身男装的叶夕,大摇大摆地走进醉士居。

        叶夕扯了扯他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问道:“我们这么招摇没问题吗?”

        沈乐胸有成竹地拍了拍她的手“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进去后你只要听我的安排,便万无一失。”

        叶夕点了点头。

        醉士居如今不在收敛,竟然天天晚上都进行天上人间。沈乐有种预感,这醉士居恐怕开不长久了。‘

        依旧是客满如云,依旧是那美娇娘娇滴滴地开场。沈乐这次下了血本,花下千两黄金包下了一间雅间。他想起那天的发生的事情,不由想起来当时一副假小子模样的盼雪。

        叶夕显得有些坐立不安,她一身男装,显得英姿飒爽,可惜上身的丰腴实在太难隐藏,特意用上了裹胸带,还是有些许的形状。沈乐悄悄瞄了一眼,赶紧收回目光。

        叶夕似是也察觉他刚才炽热的眼神,翻了个白眼,双手交叉在身前。

        突然沈乐凑到她耳边轻轻撕磨她的耳垂,吓得她差点要出声,不想沈乐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别动,别出声,有人监视我们。”

        叶夕这才没敢动,不想沈乐竟然得寸进尺,将手伸入她的衣袍。

        在他们身旁是两个服侍得美貌歌姬,其实叶夕这身男装,一般人看上几眼便能识破,所以沈乐便干脆明目张胆地抱着叶夕,装出一副花花公子得作态。

        在隔壁得雅间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却露出疑惑地神情。

        “公子,这卫伯怎是个如此好色得家伙。”那双眼睛得主人是魏施的手下得力干将张恢,而在他是身后魏施端着茶杯细饮。

        “若是个登徒子,那你在这般盯住即可,只是需小心谨慎,我先去那位的雅间中商议要事。“魏施摇了摇头,便离开了。

        “公子放心去便是。“张恢是个九尺大汉,头上光溜溜地,上身穿着皮甲,腰间配着开刃大刀,一脸凶神恶煞。

        突然,楼阁云雾缭绕,仙姬们逐渐登场,沈乐放开了怀中的叶夕,叶夕衣服凌乱,面红耳赤。她整理着衣服,羞涩地不敢抬起头。

        而沈乐紧紧盯着那个平台,右手则是不安分地调戏着两位歌姬。

        一样的入场,一样的仙乐入耳,沈乐只感觉自己的右眼在此变热。他的右手悄悄摸向腰间的黄龙爵剑,果然脑袋开始不清楚。只觉得似是那红绣正在轻轻抚摸着自己,撩拨心弦,突然头上的簪子中一股温凉之感浸透全身。

        沈乐顿时清醒许多,他大喝一声:“敲!“

        叶夕从怀中掏出铜锣敲响,锣声清脆,红绣全身一震,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仙姬竟然都停下了动作。

        与此同时,沈乐推开身边歌姬,一个箭步,冲上台前,飞身纵起,右手抽出黄龙爵剑,大喝一声:“大胆妖孽,敢在镐京现身,吃我一剑。“说罢直冲红绣而去。

        “放肆!“张恢怒喝一声,罡气震开雅间,横刀斩向沈乐,他全身膨胀,双臂肌肉暴涨,仿佛一尊杀神降世,身上泛起土黄色光芒。

        沈乐不为所动,左眼中黄龙图腾乍现,竟是让张恢慢了一拍,沈乐手中爵剑刺中红绣,周围无数道黑影腾起,想来便是魏家的高手。

        就在张恢的大刀在沈乐肩膀划开一道口子,终究沈乐这些日子对图腾的掌控,没白练。他就像是一头发疯的公牛,闭口里穿着粗气,身上土黄色光芒如同线条一般,弥补全身。

        红绣那边,因为唤阳锣的作用,它还不能动弹。而爵剑刺穿它的身体,上空冒着黄光,红绣发出凄厉地惨叫,沈乐趁机抢过了她手中的玉石琵琶。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巨大的黑影将沈乐与叶夕都给掳走,破窗而去,魏家的高手们扑了过来。沈乐嘴角闪过一抹得意地笑容,然后拿出符令,口中念动咒语,一道巨大的火柱席卷而来 ,所有人赶紧躲过,只是那火柱正中台上的仙姬。凄厉地惨叫声响彻全楼,而楼中的客官们逐渐恢复了神智,他们看着台上因为伤势过重而献出原形的仙姬们,一时间仓皇逃窜。原来这些所谓的仙姬,不过是一群器妖,有琴妖、笛妖、箫妖等等,他们无力维持人形,露出了妖体,而那些云气,也变成了妖气。

        “可恶!仙姬怎么会是妖?“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而带走沈乐两人的黑影,正是潜伏已久的白泽。沈乐手中的玉石琵琶,是红绣的本体,白泽通晓万妖,自然知道对付器妖,需要擒贼擒王,拿走本体,玉石琵琶妖便不得不跟来。

        在他们身后,那些魏家的强者们并没有追来,不是不想,而是妖气泄露,他们现在得赶紧离开,毕竟这是镐京,任何妖孽的下场都是灰飞烟灭。

        一路跑到长公主府,沈乐才松了口气。他望着手中的玉石琵琶,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们进去一趟,为什么只带着这个玉石琵琶?“叶夕不解地问道。

        沈乐哈哈大笑两声:“这琵琶对他们极为重要,放心,不过今夜,他们定然会上门找来的。到时候再换回博望侯与叶二公子的魂魄便是了。”

        不一会儿,一位一身血红色衣服独眼的壮硕男子带着三十余名全副武装的侍卫进入长公主府。这位便是临江侯,是当今鲁王胞弟,怕打草惊蛇,便带着大部分卫队驻扎在城外的密林中。

        叶夕迎了上去:“王叔!”

        临江侯点了点头,他一身戾气,看向沈乐。顿时让沈乐感觉一股血腥味袭来,沈乐强颜欢笑地上前行礼道:“在下沈乐,见过临江侯。”

        “你就是卫伯?我侄女儿未来的夫婿?”临江侯饶有兴趣地打量一番。

        “自然。“沈乐毫不畏惧地迎向他的目光。

        “不错,这块料子,我带来了鲁国精锐的血衣卫,左伯让我们听从你的指挥,本侯倒要看看,你有何能耐!”

        沈乐笑了笑,神秘地说道:“一会儿侯爷便知道了。”

        他摸了摸手中的玉石琵琶,临江侯自然也感觉道那琵琶中弥漫出的妖气,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又望向一旁巨大的白泽:“白泽!有点意思。”

        大概过了三个时辰,门口传来敲门声。

        沈乐点了点头,仆役便打开了大门,魏施带着数十名黑衣人鱼贯而入。入门便见到沈乐坐在正堂,一脸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魏公子怎么大晚上来在下府中,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沈乐翘着二郎腿,坐在正座,临江侯坐在一旁,血衣卫站在院中,怒视着魏施等人。

        魏施看到沈乐的样子心中更是气恼,不过他终究还是服了软,笑着说道:“公子来到在下的酒楼中,带走了一个物件,不知公子可否将它归还?”

        沈乐摸了摸手中玉石琵琶,“你说这个!”

        从魏施身后地人中,一道身影猛地冲出,正是红绣,可是她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仙气,披头散发,面色苍白,全身玉色,就像一个女鬼。血衣卫们并没有阻拦,只是临江侯冷哼一声,一团白色火焰砸到她身上,整个人弹飞出去,砸到墙上。

        临江王手中白色气流涌动,想来便是他出手了。

        沈乐对着魏施耸了耸肩:“魏公子,这个东西呢,现在是侯爷的,你们得罪了鲁王室的人,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他将玉石琵琶递给了临江王。

        魏施面露苦色“侯爷想要什么?“

        临江侯瞬间领会沈乐的意思“博望侯呢?还有我侄儿的魂魄呢?“

        魏施咬了咬牙:“他们都在我手中,我可以用他们与侯爷交换。“

        临江侯捏了捏手中的琵琶,上面竟然多了一丝裂纹。

        红绣凄惨地叫了一声,魏施心急如焚“别,侯爷先别动手,我这就把人带来。“

        不一会儿,人事不省的博望侯被人架了过来,魏施手中多了一个白色气团。气团悬浮于空中,在魏施手中盘旋。

        突然临江侯身影如利箭一般冲出,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魏施被一掌拍的倒飞出去,气团到了临江侯手中。两道人影几乎是在瞬间出手,架着博望侯的魏家人瞬间变为肉泥。那两道人影速度极快,一转眼博望侯就到了正堂的椅子上,而那两道人影竟然与临江侯长得一摸一样。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