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云深不归处 > 第十七章 旧事

      第十七章 旧事

        何光载见来者是萧洛洛,表情十分不屑,一甩袖子背回去不愿看她。

        正厅里很热闹,来得人不少,不仅是一些依附于四大家族的小门派,连莫成礼都到了,说是百家会首也不为过。

        萧洛洛不紧不慢地跨进厅里,朝长辈们行了一礼,才转过身问道:“何宗主,晚辈没有理解错的话,您刚才的意思是,这大批弟子失踪的事,是我萧家所为?”

        何光载还未有所回应,一个依附于何家门下的家主便开口呵斥她:“萧小姐可不要血口喷人,何宗主可没说过这种话。”

        “那既然不是这个意思,我萧家作为玄门一支,为何不能参加这一次的结盟,这是什么道理?”萧洛洛毫不示弱,一点也看不出来她不过十五岁出头。

        何光载似是十分气愤,冷哼道:“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成何事!”

        “哦?何宗主是觉得我年纪尚浅,不能成事?”萧洛洛问道。

        何光载也不回答,只又冷哼一声。

        “何宗主,此话不妥吧,古往今来,年少有为的不在少数,就近了说,江院长如今年仅二十岁,已掌管穹意院两年,且让穹意院声名大振,连何家不也再三送何公子去穹意院求学;莫家长子莫逸楠,年仅十七箭术便登峰造极,连江先生都为他让出箭术先生一职,是当之无愧的修真界翘楚。远了说,您忘记何家的立家先主了吗,也是女子,且在二十几岁就创立家族,您说我年纪尚浅,不能成事,不尽然吧!”萧洛洛不卑不亢,说得何光载眉头紧皱。

        “人家功过摆在眼前,你有什么功绩吗?”还是刚刚说话的那位家主。

        此话一出,不少人脸色都不好看了。

        萧洛洛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的确什么什么功绩,只在家降过几只不入流的妖魔,是不能和名士想比,我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无功者不能成事,不能成事的人就不能站在这里,不能参与结盟是吗?”

        那名家主此时也注意很多人脸色都不好看,忙辩解道:“各位,我不是这个意思,都是这丫头曲解我的意思。”

        转而又回过头呵斥萧洛洛:“你这个小丫头,油嘴滑舌,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众位家主面前胡说八道!”

        “我算什么东西是吧?”萧洛洛轻轻笑了笑,反问道,“我乃萧家嫡女,轮辈分,说不一定比你还大几倍,我虽不才,但自小父亲便用心教养,尊父母,重师长,你一不是我长辈,二不是我师长,那请问你又算什么东西,用什么身份、什么立场来指责我呢?”

        她气场极强,在场的人,有些拍着胸脯庆幸被质问的不是自己。

        那人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何光载此时的脸比锅底还黑,一甩袖子,说道:“这结盟,简直就是闹剧,恕不奉陪!”

        几名依附于何家的家主,也跟着他愤愤离开了。

        江宣白追了出去,不一会儿,又折了回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言归正传,我们还是先商量对策吧。”莫成礼站了起来,打破了厅内尴尬的气氛。

        “逸楠,你怎么看?”江夜辰问道。

        “我认为这次的事,和幽冥界脱不了关系。”莫逸楠一直站在一旁,直到问到他,他才走了出来。

        莫成礼叹了口气,对萧洛洛说道:“萧家侄女,木城的事我们都听说了,照这样推测,萧兄极有可能已经……”

        萧洛洛身体有些僵硬,不知是因为冷还是怎么:“莫宗主,死要见人活要见尸,就算父亲真的遭遇不测,我也得将他的尸骨带回家去。”

        “不愧是萧兄的女儿,果真好气魄,我莫某人没看错人!”莫成礼看着她点了点头。

        “那萧小姐有何良策吗?”人群中一名家主开口道。

        萧洛洛看了一眼莫逸楠,又看了一眼莫江两家的长辈:“各位家主,我有个问题想向各位求证。”

        “但说无妨。”江夜辰道。

        “我幼时,父亲曾同我说过,幽冥界其实是一个天然存在且与人界平行的空间,入口并不是固定在同一个地方,是吗?”萧洛洛问道。

        “没错。”人群中一位年长的老者说道。

        “不知大家这些天可有注意过,各家失踪的修士,大部分消失的地点是一样的。”萧洛洛提醒道。

        “那你的意思是,这些地方可能会是幽冥界与人界的交界入口之地?”江宣白一下子被点醒了。

        “如果这事真是幽冥界所为,那么事情就不会那么轻松就能解决,现在幽冥界的情况我们还一无所知,只能以守为攻,守住可能是幽冥界与人界的入口,以防幽冥界的突然袭击。” 萧洛洛说完便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莫逸楠。

        众人沉默片刻,江夜辰率先开了口:“我觉得可行,眼下不清楚情况,我们不好率先出手。”

        江夜辰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点了点头。

        “那么就各家派人看守这些地方,如若有异常,马上传信给其他家族,我们会马上派人援助。”江宣白说道。

        众人又商讨了些具体事宜,人才陆陆续续散了。

        莫逸楠同萧洛洛一同出了正厅,一路无话。

        “不必在意。”莫逸楠突然停下了脚步。

        “什么?”萧洛洛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必在意闲杂人等。”他似是觉得萧洛洛会因为刚刚的事而不快。

        “这个呀,倒不会,只是我不太明白,我家并未与何家有过任何过节,他为何如此针对萧家。”萧洛洛道。

        “细说来的话,是有的。”莫逸楠思瞋片刻,看向萧洛洛。

        “什么?”萧洛洛一下子来了兴趣。

        二人走到了后院一个亭子中,坐了下来,两个婢女送来了两个暖炉给他们。

        莫逸楠没有接婢女的手炉,说道:“原因有二,其一是你的父亲萧宗主。据说萧宗主年少时,十分顽皮,萧老宗主不堪其扰,便将他送到了一处道观修行了多年。”

        “道观?为什么是道观?”萧洛洛有些不敢相信,他爹那么严肃古板的人,居然还能把他爷爷逼到送他出去修行的地步,还是道观。眼下萧聂不知所踪,且极有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想到这,她的心又揪了起来。

        “虽说是道观,但那观主却是当时极富盛名的名士,自号无忧居士。萧宗主的一身本领就是在那学的。”莫逸楠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无忧居士不愿沾染尘事,不愿收徒,但不知为何,却破天荒收下了两个徒弟。”

        “两个?”

        “对,就是你的父亲和何宗主。”莫逸楠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倒是萧洛洛听得一惊一乍的。她怎么都没想到父亲和何光载居然师出同门。

        ”何宗主此人心气极高,曾多次前去拜师,但都被拒之门外,而萧宗主却被接纳,因此,他便死缠烂打,最后无忧居士才收下了他。因为入门比萧宗主晚,所以他需称其为师兄。两人拜入同门后,萧宗主事事都优于后者,深得无忧居士喜爱,而何宗主绩效平平。后来两人都继任了家主,萧家在萧宗主的带领下,坐上了百家之首的位置,何家比之,相差甚远,因二人师出同门,因此常常被拿来比较,何宗主因此便极其记恨萧家。

        ”原来如此。“萧洛洛吐槽忍不住吐槽,这不就是嫉妒嘛!”逸楠,你刚刚说原因有二,那二是什么?“

        ”这其二便是因为你了。“莫逸楠说道。

        ”我?干我何事?“她仔细回想一番,确认自己并没有与何家有何过节。不对,有过,何亦炎!

        ”在书院时,你与何亦炎比箭,完全压他一头,后来他又因你被送回何家,自然又是一层原因。“莫逸楠说完,接过婢女送来的热茶喝了一口。

        这下了然了,如果一家子世世代代被另外一家子压制着,不心生怨恨的十分少有。

        萧洛洛又看向莫逸楠,神秘兮兮地问道:”逸楠,这些事我都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莫逸楠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又喝了一口茶。

        “逸楠,明日我便启程回萧家了。”萧洛洛看了一眼莫逸楠,有些忐忑地说。

        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他轻轻回了个好。

        不知为何,这个好听着感觉不那么顺耳。

        两人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下人送来了晚饭,两人才回了房间。

        这一夜,萧洛洛都没有睡好,到了寅时末才睡了过去,再醒时,已是辰时了。

        “你别说,两人还挺般配!”

        “般配有什么用,我觉得咱们莫公子又不喜欢她。”

        “你别瞎说!”

        两个婢女说着话,回头见萧洛洛醒来,忙跑过来伺候着。

        梳洗完毕,一个婢女对萧洛洛说道:“萧小姐,我们家家主说,请你醒了后去前厅说话。”

        “江夜辰?”萧洛洛在心里琢磨:“他叫我去干嘛。”但她也没有耽搁,自己朝前厅走去,来了江家好几日,这里她早已轻车熟路了。

        到了厅门前,只见莫逸楠从对面走来,想必也是江夜辰叫他来的吧。

        莫逸楠也看到了她,二人对视一眼,一同进了厅内。

        厅内挺热闹的,莫成礼、江夜辰、江宣白、还有其余的几位江家长辈也都在里面,见他们二人来了,便让他们坐了下来。

        萧洛洛见长辈们都没有再说话,便试探地开口:”江先生,请问您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江夜辰看了她一眼,又看了身边的莫成礼,说道:”的确有点事,还是让莫兄和你说吧。“

        语罢,萧洛洛又转向莫成礼,问道:”请问莫宗主对晚辈有何指教?“

        ”不比如此拘礼,叫我叔叔即可。“莫成礼一脸和蔼可亲的模样。

        萧洛洛有些蒙,内心嘀咕这莫成礼难道是个自来熟?面上笑着道:”好的,莫叔叔。“

        ”我呢,的确有些事和你说,本来这事应当由你父亲亲自告诉你,但是萧兄现在不知所踪,我想着也是时候告诉你,你自己好有个打算。”莫成礼提到萧聂,语气不由自主的沉重了些。

        “莫叔叔但说无妨。”萧洛洛说道。

        “是关于你和逸楠的婚事。”

        “婚事?”这下连莫逸楠都不淡定了,两人对视了一眼,茫然地看向了江宣白。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