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 第20章 她的腰比从前更细了

      第20章 她的腰比从前更细了

        云苏昏倒了。

        傅成聿挂了电话,抬头对上傅明霆的眼睛。

        此时傅明霆就坐在傅成聿的腿上,所以,刚才雷蒙电话里说了什么,他都听得一清二楚,当然是知道刚才出去的云苏昏倒了,被雷蒙带到了贵宾休息室里休息。

        傅明霆的眼神冷冷地看着傅成聿——所以你要去找那个女人吗?

        夏天雪站在一边,有些看不太懂这父子两之间忽然冷肃的气氛,她停下了话,出声喊道:“阿聿?明霆?”

        傅成聿看了一眼夏天雪,说道:“我带他出去逛逛。”

        夏天雪忙站了起来,说道:“我陪你一起。”

        傅成聿对上夏天雪笑得温柔的脸,俊美的脸上没太多神色,但看起来是平和的,他说道:“不用,你在这坐着。”

        夏天雪笑着点头,“好。”

        傅成聿抱着傅明霆出去,直接带着他去了电梯里。

        上了电梯后,没有旁人在,父子两个之间的气氛比起刚才还要凝滞,傅明霆直接扭过了头:“你要带我去见那个女人?”

        傅成聿也冷着脸,说道:“乖一点。”

        “爹地,你这样是对不起妈咪的!是渣男!”傅明霆声音冷冷的,带着怒火。

        傅成聿没说话,视线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等他回过神时,看到了电梯镜里傅明霆那张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脸,心便软了下来。

        假如当初云苏的那个孩子没有打掉的话,应该是和明霆一样大,如果长得像他,应该也是这个样子。

        他的声音稍稍柔和一些:“一会儿和你妈咪回家,她有你陪着,会高兴一些。”

        “那你呢!你难道要去和那个女人约会?”傅明霆恨恨地说道。

        “成年人的世界,你一个小孩子不懂,不是你想的那样。”傅成聿揉了揉他的头发,倒是没有冷言冷语。

        傅明霆抿了抿唇:“你不会为了她丢下我和妈咪对吗?”

        听到傅明霆这问话,傅成聿眯了眯眼,幽黑的眼里是沉沉暗暗的光,随后,他不知道想到什么,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怎么的,傅明霆听到他这么笑,忽然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奇怪的感觉。

        傅成聿只说道:“一会儿陪你妈咪回去,我还要再处理公司里的一些事。”

        “那个女人……”

        “她是天宸的负责人,傅氏与她有重要的合作,你已经开始接受精英教育了,去幼儿园也不过是个幌子,你很聪明,应该明白的合作关系的意思。”

        傅成聿语气平和,只是声线有些冷。

        傅明霆抿了抿唇,没再说话。

        傅成聿将他交给了秘书室里的秘书,让她一会儿带傅明霆回去找夏天雪,找司机送他们回家,然后就走了。

        傅明霆一直乖乖的,秘书想牵他手,他却冷着小脸躲开,偷偷跟在后面。

        傅成聿直接去了贵宾休息室,雷蒙还在里面,见他来了,就说道:“已经让她秘书先回天宸处理工作了,要不要请陆医生过来。”

        “他最近不在江城。”傅成聿顿了顿,说道:“没事,她只是怀孕累到了。”

        怀孕……累到了?

        雷蒙心里掀起惊涛骇浪,是真的没有想到云苏竟然怀孕了,谁的,墨云寒的?那傅总……

        他看向傅成聿朝着云苏走过去。

        “一会儿你送天雪和明霆回家。”傅成聿又交代道。

        雷蒙点了点头,临走前,忽然想到一件事,立刻说道:“云苏小姐昏倒之前接了一个电话,是墨云寒打来的,墨云寒问她要不要他去接那个孩子,云苏小姐说她自己去接,现在她昏迷了?”

        “知道了。”傅成聿只给了这三个字。

        雷蒙也就没有再多说,退出了房间。

        刚打开门就看到傅明霆小脸寒着要进去,雷蒙忙把他抱起来。

        “雷叔叔!”

        “乖,雷叔带你去找你妈咪。”

        傅明霆握紧了拳头,还是看着那休息室,眼神很冷,嘴唇也紧抿着。

        傅成聿看着沙发上脸色苍白,眉头紧锁着好像极为不舒服,心想,她怀孕的反应这么大 ,还甘愿给墨云寒生第二个孩子。

        想着,他脸色沉郁了一些,微微弯腰,手指轻轻滑过她的脸颊,脸上的表情很是莫测。

        傅成聿直接抱起了她,然后从贵宾休息室出来进了专用电梯,直接到了地下车库。

        那个过道里本该没有人的,但恰好有一个员工路过,看到了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想起了夏天雪还在楼上,一下捂住了嘴。

        员工小群里,关于前任现任大战最后的胜利者是前任的消息也传开了。

        傅成聿当然不知道这些事,他抱着云苏上了车,又弯腰侧身给她系上安全带。

        这动作难免亲近了一些,云苏现在又是昏睡的状态,他的手环过她的腰,她的腰好像比从前更纤细一些。

        她的呼吸就在自己脸颊旁边,气息温热,带着点特别的体香,在他脸上扫来扫去。

        傅成聿偏头看她,一只手撑在椅背上,一双眼幽沉深邃,他盯着云苏苍白的脸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腹轻轻抚过她的嘴唇。

        柔软水润,微微张着,像是在勾引他前进。

        傅成聿摩挲了几下,最终收回了手。

        他开车直接回了半山别墅,叫了保姆看好她,给她准备一些食物。

        “她醒了后,别让她离开,门窗锁紧,没有密码,她出不去,然后给我打电话,把电话给她听,她想做什么,除了走,不用阻拦。”

        傅成聿走之前,冷声吩咐了保姆,看不出情绪。

        保姆连连点头,十分恭敬:“好的,傅先生。”

        傅成聿开车离开。

        半个小时后,他到了金苹果幼儿园,现在时间刚好是放学的时候,幼儿园外面停满了车,都是家长或者家长派的人来接孩子。

        傅成聿第一次来幼儿园,找停车场花了几分钟,然后下车。

        傅明霆的老师当然认得出傅成聿,一见到他,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傅先生, 小明霆几个小时前就被您夫人接走了。”

        他点头,俊美冷幽的脸上没太多神情,他问道:“云晏阳在哪里?”

        那天在警局,他看到云苏的那个孩子大名叫云晏阳。手机用户看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请浏览手机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