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 第25章 男人就是贱,傅成聿尤其。

      第25章 男人就是贱,傅成聿尤其。

        云苏听到这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

        她就坐在沙发上,此刻脸上没有丝毫怒气,反倒是有些笑意,只不过是讥讽的笑意:“傅总还真是有意思,以为自己这几年爬的高了,是皇帝了?想把我关这就把我关这?”

        小太阳依偎在云苏身边,一副特别乖巧天真的模样,他眨了眨大眼睛,转头问云苏:“妈咪我想爹地了,我们快回家,我不想待在这个奇怪的地方。”

        他的声音带着些病弱的委屈,可怜兮兮的。

        云苏就把他抱在膝盖上,揉了揉他头发,“好,妈咪一会儿就带你回家。”

        母子俩是完完全全把傅成聿给忽视了个彻底。

        傅成聿上楼的动作一顿,拧眉回头看了他们两眼,如果不是确定可以离开这里,云苏的表情不会这么淡定。

        刚想说话,外面门铃就响了。

        傅成聿想到了一些可能,深深看了一眼云苏,彻底冷下脸来。

        云苏知道傅成聿在看自己,但她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没回她一眼。

        傅成聿还是站在楼梯旁边,但是已经转过身来,看向门口方向。

        保姆已经跑了过去,打开了门禁监控,一眼就看到了外面站着的夫人和小少爷,还有一个不认识但十分眼熟好看的年轻男人。

        她不敢开门,回头请示傅成聿:“傅先生, 是夫人和小少爷来了,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傅成聿眉头皱得很紧,脸色也十分沉冷,他没立刻说话。

        反倒是云苏站了起来,说道:“你家夫人和小少爷都来了,这你都不开门的话, 有些过分了吧?”

        保姆有些紧张,但还是看着傅成聿。

        夏天雪和明霆平时基本不会来这里。

        傅成聿看了一眼云苏,端详了几秒,忽然就知道来的那个陌生男人是谁了,他转身大步朝着沙发那边走去,在云苏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外面门铃不断,可保姆看到傅成聿点头了才是开了门。

        一开门,女人高跟鞋踩在地上尖锐的声音就进来了,伴随着的是墨云寒含着笑意的亲热声音:“苏苏,我来接你了。”

        云苏笑了一下,心情愉悦,就是夏天雪那张勉强的笑脸实在是不够捉奸那股味。

        而小太阳余光扫了一眼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傅成聿,心里冷哼一声,哒哒哒就朝着墨云寒飞奔了过去,一把扑进了他怀里。

        “爹地你总算来啦,我都要吓死了,一出幼儿园就被这个叔叔带到这里。”

        “阿聿,我打不通你电话,担心你出了什么事,赶紧就过来了。”

        夏天雪满脸担忧地牵着傅明霆的手朝着沙发那边走过去,但余光却冷冷地看了一眼云苏。

        两个小孩面对面路过时,都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底里的敌意显而易见。

        墨云寒已经抱着小太阳走到了云苏身边,他的脸上都是关心,他压低了声音,“怎么样,没事吧?”

        云苏就笑,对着他说话时哪里还有半点刺,温柔的很,“我能有什么事。”

        墨云寒这就放心了,然后牵着云苏在沙发上坐下,小太阳就被他抱在膝盖上,此时也不能让孩子离开他们视线,谅傅成聿也不会当着两个孩子说什么过分的话。

        都凑齐人了,这事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云苏看向对面,夏天雪面色不太好看地在傅成聿身边坐下,对着他小声说话,还牵着傅明霆把他往傅成聿膝盖上带。

        可傅明霆小嘴抿着,不肯像是小太阳一样坐傅成聿腿上,小脸也沉沉的,而傅成聿也没有要抱他的意思,这对父子关系,云苏有些看不明白了。

        生日宴时看着明明挺亲的,而且夏天雪不是傅成聿抛妻弃子不顾名声得来的妻子么?

        果然,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是么?

        男人就是贱,傅成聿尤其贱。

        云苏对上傅成聿直直看过来的幽深的眼睛,不避不让,直接把眼里的厌恶让他看了个清楚。

        一边的夏天雪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她不认为这是什么仇视的对视,反而觉得云苏和傅成聿之间这种你来我往的气场,旁人插不进去,她的指甲深深地抠进了掌心里。

        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夏天雪更不想上赶着让傅成聿厌恶,忍住了话头。

        “傅总把我未婚妻和儿子不经我允许带到这里来,是不是该给一个解释?”墨云寒率先开口。

        傅成聿轻笑一声:“我做什么事,还需要你允许?”

        云苏想说话,但墨云寒把手放在她的手背上按了按,不仅是安抚她的情绪,更是举止亲昵。

        傅成聿的视线落在他们交叠的手上,眼神幽沉。

        “那我换个问题,傅总想怎么样?”墨云寒的声音已经十分冷了。

        “我想怎么样?”傅成聿姿态放松,他顿了顿,说道:“看来云苏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和他……”

        “你闭嘴!”

        “阿聿!”

        云苏和夏天雪是同时开口的, 两个人的声音都拔高了一些,不同原因的紧张。

        小太阳还在这里,云苏不想傅成聿口无遮拦地说出他们还没离婚这件事!

        “阿聿,这应该是一个误会吧,我听雷蒙说,云小姐是合作方,来傅氏谈工作时昏倒了,所以,阿聿才会把她带回来,顺带着就把她儿子也带来了。”

        夏天雪脸上含着微笑,这话,也不知究竟是对傅成聿说的,还是给在场的人的台阶。

        反正,这场面话,没人信。

        “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傅总对我的人的特殊关切了?”墨云寒笑了一下,揽住了云苏肩膀,偏头亲了亲她额头,“怎么忽然晕倒?”

        云苏余光看傅成聿脸色越发幽沉难看,不知怎么的,心情便痛快。

        她低着头说道:“还不是因为怀孕了的关系。”

        怀孕?还有这娇羞的模样?

        这把墨云寒也给搞蒙了,但他可是大影帝,很快就反应过来,演技就跟上来了:“都让你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劳,你看看,这晕在外面就被别人捡回家了,还好傅总不是什么人渣,否则,你和孩子出了事让我怎么办?”

        云苏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撩了一下头发:“不是没出事嘛。”

        “你呀,总是让我这么操心。”墨云寒十分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让傅成聿笑出了声,他忽然慢条斯理地说道:“看来有些事,云苏没告诉你?我在云家长大,生活了十几年,云苏也叫了我很多年的阿聿哥哥,妹妹到哥哥家里来做客,怎么,很不正常?你儿子叫我一声舅舅也叫得。”手机用户看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请浏览手机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