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 第36章 她埋在他脖子里哭

      第36章 她埋在他脖子里哭

        云苏很快收回目光,对池天绪说道:“看来你的好四哥贵人多忘事,不记得了。”

        傅成聿眯了眯眼,转着酒杯,一双眼盯着云苏,脸上没什么表情:“你难道那时候不是和墨云寒在一起?”

        算算日子,就是那时候墨云寒把云苏藏了起来,所以,他动用了一切力量才没找到她。

        难不成不是傅成聿做的?

        云苏眼睛闪烁了一下。

        她刚刚那么说,其实是试探,五年前,她是被人从医院里救出来的。

        不,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自己是得救了,可后来才知道,她是进入了另一间地狱。

        她在地狱里一年,暗无天日,见不到任何人,被人捆绑着手脚喂食着,一天天看着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

        刚开始,她真的以为是傅成聿做的,以为他嘴上说打胎,其实还是想瞒着夏天雪让她生下这个孩子,那时她还天真地以为他对自己还是有情的。

        她每天都盼着他会来,每天都靠着年少时的那点快乐的时光熬过去。

        可事实是残酷的,地狱就是地狱,没有人会来救自己。

        “一孕傻三年,我也忘得差不多了。”云苏轻描淡写地笑了一下,揭过了这个话题,应对得体。

        她没有在别人面前自揭伤疤给人看的爱好。

        在场的都是人精,自然没有人追问。

        “苏苏你有孩子了?”反倒是池天绪忽然抓住了关键词,这话说着,还偷偷朝傅成聿看了一眼。

        云苏点头,提起小太阳,笑容才柔软下来:“是啊, 我的孩子三岁了,叫小太阳,下次有机会带他出来,他很可爱。”

        陆砺又看了一眼傅成聿,接过话来,说道:“我是医生,如果你的孩子生病什么的可以来找我,我有一些人脉。”

        “好,谢谢。”云苏眼睛一亮,说不定陆砺能联系到陈询教授,她立刻倒了一杯酒敬他。

        “我的孩子身体不太好,一直想联系陈询教授,你能联系上么?”

        陆砺碰杯,喝酒,手推了一下眼镜,“陈询教授带着妻子骑行旅行去了,等他回来,我帮你引见。”

        “太好了,谢谢你,我再敬你一杯!”云苏站了起来,倒了满满一杯红酒。

        她现在一点不后悔来这个聚会了,小太阳有救了!

        池天绪一看这气氛上来了,再一看酒都被傅成聿一声不响喝了,就叫了应侍生上酒。

        等应侍生上完酒给大家一杯杯倒好酒,池天绪就站起来吆喝:“为我们重聚的友谊喝一杯!”

        三杯满满的红酒下肚,云苏就不太行了,她的酒量一直不行,如果不是因为陆砺,她今天不会喝酒。

        “我去一趟洗手间。”她按了按太阳穴起身。

        池天绪喝了酒就喜欢说话,正说着小时候那些事,听到云苏的话,点了点头,让她快些回来。

        云苏是拿了包出来的,她打算一会儿直接回去了。

        只是,不知怎么回事,出来后看着过道,就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就算她酒量不好,三杯酒下肚,也不该这样。

        云苏心里奇怪,低着头按眉心,往卫生间走去。

        她没注意到,不远处,刚才进来倒酒的应侍生正在打电话:“夏小姐,酒杯里做好手脚了,那女人出来了……嗯,后面也按您的吩咐安排好了。”

        云苏已经从转角处离开,进了卫生间。

        应侍生也收回了视线。

        包间里,云苏一走,陆砺就让池天绪抱着简易之到旁边唠叨去,自己则凑近了傅成聿。

        “明明心里有她,也放不下,为什么两个人的关系要闹得这么僵?当年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就和夏天雪纠缠在一起了?”

        傅成聿面色冷峻,声音也一如既往的低沉淡漠:“我和云苏之间,就是不爱了,分开了,再各自寻下家。”

        陆砺摇了摇头::“阿聿,你这样以后肯定会后悔。”

        傅成聿身体往沙发上一靠,眼睛半敛着:“我做过的事情,从不后悔,以前不会,现在不会,未来也不会。”

        “那你们?”陆砺挑眉,“以后就这样了?”

        傅成聿没回答,饮尽杯子里的红酒,放下后说道:“我出去打个电话。”

        陆砺看着他出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这两个人啊。

        傅成聿出去后,先给雷蒙打了个电话,“五年前,云苏曾经在国内待了一年,你去查她在国内的一年发生了什么事。”

        挂了电话后,他去了一趟卫生间洗手,抬头却看到有人将云苏从卫生间扶了出来。

        “你是谁?”傅成聿上下打量那女人,抿了薄唇,眉眼冷冽凛然。

        那女人对上傅成聿的眼睛,下意识慌乱了一下,随即说道:“你又是谁啊,我朋友喝醉了,我带她走,关你什么事?”

        傅成聿笑了起来:“她叫什么名字?”

        “云苏啊!”女人翻了个白眼给他。

        傅成聿又问:“那你知不知道我是她丈夫?”

        那女人一听这话,先是一愣,随即表情凶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可能是云苏的丈夫?!”

        “你再抱着我妻子不放,我就报警了。”傅成聿拿起手机,神情冷酷。

        对方一见到傅成聿真拿起手机开始拨号,这才是慌了,直接丢下云苏跑了,转眼就消失在转角。

        傅成聿接住了云苏,没去管那人,他皱紧了眉头低头去看:“云苏?!”

        云苏的脸很烫很红,眼睛紧闭着在出汗,她迷迷蒙蒙地扯着自己的衣领:“难受……”

        她一下把衬衫领口扯掉了两颗扣子,里面黑色的内衣都露出一半。

        傅成聿的声音克制而冷淡:“云苏,清醒一点,你看看现在在哪里,我是谁,你是谁?”

        云苏嘴里呜咽着,词不成句,不知道在说什么,但是她在哭。

        她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埋在他脖子里哭。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傅成聿淡漠薄寒的面孔上,今晚上一直显得清冷的眼神终于深邃了一些。

        他抱着云苏腰肢的手忽然收紧了,顿了顿后,忽然弯腰,另一只手搭在她膝弯,将她抱了起来。

        【作者有话说】

        ===

        大家在看文的可以留言哦!!觉得喜欢好看可以打个好评~么么哒~手机用户看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请浏览手机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