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 第50章 她就像那个夏天里最炙热的太阳

      第50章 她就像那个夏天里最炙热的太阳

        云苏。

        傅成聿半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走过来的身影,周围的一切光影好像在这瞬间尽数倒去。

        仿佛回到了最青葱的那一年。

        校园的大道里,两旁的梧桐下是金色的光影,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梧桐叶,踩在上面,发出细微的声响。

        “阿聿!”

        他抬头的时候,看见云苏踩着梧桐叶,背着一个黑色的小书包朝着自己奔来。

        她就像那个夏天里最炙热的太阳。

        不自觉的,他就朝前走了几步,展开双臂接住了扑过来的少女。

        她的眼睛里像是盛满烟火一样,放着光,她搂住了自己的手臂,说道:“成绩出来了,我考得特别好,你呢?我们能上一个大学么?”

        他向来不喜欢把喜怒浮于表面,开口的时候,嗓音也止不住上扬了几分:“我看过了,能。”

        “太好了!”云苏一把跳了起来,抱住了他的脖子,毫不顾忌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清脆的亲吻的声音,他垂着视线,在梧桐树影下,看着斑驳光影里的她,心中有澎湃也有温暖,忍不住嘴角也上扬。

        “阿聿,你这次打算回傅家么?都高考完了,应该要回一下吧?”她牵着他的手,一起走在梧桐大道。

        “不回。”他回答得干脆利落。

        “阿聿,其实见一面还好,我听说你在傅家排行老四呢,四哥……我以后叫你四哥怎么样,听着就很好听!”

        “苏苏……”

        “四哥,四哥,四哥!你是我的四哥!”

        傅成聿按了按太阳穴,将脑子里这道聒噪的声音按下去,也将这段沉埋记忆的,微不足道的回忆按下去。

        他定了定心神,闭了闭眼,睁眼看过去。

        这下看清楚了,是夏天雪,不是云苏。

        夏天雪微微俯下身看着坐在床沿的傅成聿,胸前的一片风光便是展露无疑,她声音柔婉:“四哥,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扶你到床上去。”

        傅成聿浑身燥热,却是没多少力气,太阳穴突突地跳,可也不至于没有了理智。

        他抬手拂开了夏天雪的手:“别动。”

        夏天雪听着他低沉暗哑的声音,知道他已经到了某种临界点,脸上的笑容就更魅惑了一些,重新趴了过去:“四哥……”

        傅成聿站了起来,走到窗台边按了按眉心:“去,给我倒一杯茶来。”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夏天雪笑了起来,转身去泡茶。

        傅成聿的声音都不自觉粗重了几分,他扯了扯衣服,一张脸却是冰寒彻骨,眼底幽深一片。

        凑巧,他的手机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震动的声音在此时犹如能击打傅成聿的神经。

        他弯腰,在桌子下面摸了摸,终于摸到了掩在桌布下面的手机。

        他的呼吸尽量保持平稳,但却克制不住的浮躁,空气里茉莉的香气,越来越浓郁。

        茉莉……

        傅成聿打开通讯录的动作一顿,鹰隼一般的视线一下就朝着电视柜上燃着的香薰看过去。

        昏暗的房间里,那一簇橘色的火焰显得异常显眼。

        傅成聿的脸色冷了下来,第一时间走过去,将火熄灭,将那只香薰蜡烛丢进垃圾桶里,并走到窗边,开了一扇窗。

        外面带着些灼热的风吹进来,却令他那一股身体里的燥热和不适压下去一些。

        傅成聿低头打开手机,却刚好看到了雷蒙发过来的那条信息,俊美的脸色越发幽沉。

        “四哥,茶泡好了,不过有些烫,现在要喝么?”夏天雪含着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傅成聿收回手机,转过身看向她。

        夏天雪本来在笑,但当她抬头对上傅成聿的脸时,笑容不由自主地一点点消失。

        他背着光的脸庞中透出来一股令人心底发寒的森冷。

        “四哥?”夏天雪的手指忍不住蜷缩了一下。

        傅成聿却忽然笑了一下,一步步朝着夏天雪走过去,他接过了她手里的那杯茶,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忽然就伸手,勾住她的腰往怀里拽。

        夏天雪的心就像是过山车一样,先是惊惧,随即便是漫天的喜悦——香薰奏效了!

        她顺从地被傅成聿压在了墙上,微微扬起了下巴,任由他靠过来,半眯着眼睛,咬住了唇瓣。

        虽然那茉莉香薰对女子没有用,可夏天雪此刻却觉得自己也动了情。

        可是,下一秒,她听到的声音却是温柔到显得薄情:“天雪,我说过,不要叫我四哥。”

        如一盆冰水浇在了头顶,让她瞬间睁开眼。

        傅成聿的气息温热,就在她耳旁:“别闹,天雪,我和你生不了孩子,你不是清楚么?”

        夏天雪看着傅成聿幽沉的目光,咬了咬唇,别人或许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她明白:“阿聿……”

        傅成聿站直了身体,转过身,走了几步后停下,说的话令夏天雪差点没站稳。

        “以后别再做这种傻事。”

        他打开门走了出去,夏天雪却是瘫软在地上,一瞬间崩溃了,将手边的东西都摔到地上,嘴里咬牙切齿:“阿聿,你是我的,是我的!云苏,云苏!都怪你!”

        傅成聿走在酒店过道里,脸上神色看起来十分平和,只是,等到了电梯里后,他半敛着眼睛,还是有些压抑不住体内的燥火。

        他拿出烟想点,但一想到这里是电梯,又强忍住。

        等出了酒店,他点了烟,狠狠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浊气,才是打开手机给雷蒙打电话。

        雷蒙很快接了电话:“傅先生。”

        “怎么回事?”

        雷蒙听着电话那端的声音,总觉得傅先生的声音低哑得怪异。

        他回答道:“云苏小姐肚子疼,还在检查,不知道是孩子出问题了还是胃出问题了,刚才都吐血了。”

        傅成聿按眉心的动作一顿,“吐血?”

        雷蒙有意夸大其词,沉吟道:“对啊,就刚才吐血了,好多血,我都吓死了……”

        但他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雷蒙正好看到医生出来,忙上前问道:“云苏小姐怎么样,孩子没事吧?”

        “孩子?”医生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雷蒙:“想什么呢,她又没有怀孕。”手机用户看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请浏览手机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