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前夫总想夫凭子贵 > 第60章 把她逼狠了,什么都曝光

      第60章 把她逼狠了,什么都曝光

        夏天雪这话一说出来,云苏挑了挑眉。

        余光里,她看到傅成聿的脸透出来一股森冷的气息,可显然,此时夏天雪没有顾及到他。

        都说夫妻之间,大难临头各自飞,这话真是一点不错。

        为了转移观众注意力,夏天雪先搬出儿子小明霆,再是让已是渣男的丈夫再吸引一波火力。

        云苏看着夏天雪那满脸泪水,眼睛红肿的痛心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五年前,傅成聿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人,那样辜负她辜负小太阳?

        “人做错了事,就该承认自己的错误,事实怎么样,法律会给我们一个说法。

        还有,孩子是你自己的,却为了你这个母亲站出来指责我,我不忍心对这样一个好孩子去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保持沉默,一切都会交由我的律师来发言。

        最后,傅成聿被全网笑话,我还挺乐见其成的,你要是想让这么多记者一起聊聊他的身世,我很乐意啊,就是不知道他乐意么?

        如果你非要知道的话,我可以说一说,这世上,应该没人比我更了解傅成聿的过去了。”

        云苏越想越觉得可笑,嘴角的笑容很大,她看向傅成聿。

        就傅成聿和夏天雪能生出傅明霆那样的孩子,真不知道是不是祖上开光了,歹竹出了好笋。

        记者们在一边都竖起了耳朵,听得津津有味,就希望云苏能多说点料,八卦之魂都在此刻燃烧了。

        只是,没等他们听下去,雷蒙派了保镖过来,驱散了记者,客客气气带他们下楼喝茶吃点心去。

        很快,这里只剩下云苏,傅成聿,还有夏天雪。

        云苏笑意盈盈地对上傅成聿,对上他那双因为她提到过去而越发冷幽阴沉的眼睛,挑了挑眉。

        “有些事,夏天雪都不知道吧,傅成聿?”

        如今,她爸妈已经过世,一些事情,傅老爷子不一定会知道,夏天雪也一定不会知道。

        所以,傅成聿那些不堪的过往,只有她知道。

        把她逼狠了,她就都抖落出来。

        先前不那么做,只是因为她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不愿意去攻击一个人的出身。

        云苏这会儿胃又开始抽搐一样的痛,她抬腿就往房间回去,不管身后那两人。

        但她听到了身后傅成聿对夏天雪说话,他一向冷酷的声音这会儿听起来竟是有些温柔。

        傅成聿是在哄夏天雪,就在她房门口哄她:“天雪,你先回房间,别担心,这次的事情,我会压下来,你的资源不会受影响。”

        夏天雪仰头看着傅成聿,对上他幽沉的眼睛,有一瞬间迷醉其中。

        她没想到刚才她当着记者的面故意那么暗示他的出身不好,结果他现在还会这么温柔地哄她。

        “阿聿……我刚刚……我刚刚有些口不择言了,对不起……”夏天雪有些慌乱。

        傅成聿摸了摸她满是泪水的脸庞,擦拭了一下她的眼角:“没多大点事,交给我就好。”

        夏天雪不由自主点了点头,然后想起什么似地,说道:“我真没想到小明霆会知道网上的事,还替我直播,我……”

        “没事,一切有我。”傅成聿的声音依旧低柔。

        云苏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慢吞吞地喝着,缓解着胃部的抽痛,也抬头看向门口仿佛缠绵着不愿分开的两人。

        她握着杯子的手忍不住握紧了几分。

        夏天雪乖巧地离开了,她转身走了几步后,拿出录音笔握紧了往房间回去。

        而傅成聿则转身,看向了房间里喝水的云苏。

        云苏的视线不偏不倚,所以,傅成聿看到了她嘴角的嘲讽。

        傅成聿踏进房间里,转手关上了房门。

        记者,有雷蒙会安抚好,夏天雪已经回去,那么,他和云苏之间的事情,也要好好说说了。

        云苏在沙发上坐下:“找我谈财产分割,还是想拿钱堵住我的嘴?”

        “明霆年纪小,为他妈咪说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傅成聿在对面坐下,他的姿态高高在上,语气也有些冷。

        “我自然不会把孩子的放在心上。”云苏冷冷说道,“没什么事的话,就从我房间滚出去。”

        傅成聿抬起眼皮看着她,面容几度变幻,极为幽深。

        “财产分割的事情,你不用考虑,傅氏的财产,不可能分给你。”

        听到他开口是谈离婚的事,云苏放下水杯看过去。

        “我同意和你离婚,你撤销微博文章,也不用考虑离婚官司,财产虽然不能和你分割,但我可以给你一些资产作为补偿。”

        傅成聿的声音冷硬,脸色阴沉如墨。

        这施舍一样的态度,云苏一点都不屑什么补偿,她有手有脚有脑子,能挣钱。

        现在要打离婚官司更是为了出一口恶气了。

        她摇头拒绝:“法庭见吧,掰扯清楚,我可不想时间过了五年,我这个受害者还要被人指着鼻子骂小三。”

        傅成聿眉峰聚拢,气势骇人:“你自己清楚究竟真相是什么就够了。”

        “可我是个人,我不想受到舆论的伤害。”云苏在笑,可说出的话,却令傅成聿眸光不可控制地缩了一下。

        她说道:“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一样割在我身上,你不爱我,不会心疼。

        但这世上有人还在爱我,我也爱我自己,为了我自己,也为了爱我的人,我会战斗到底。

        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外面也有很多记者,傅成聿,请你马上离开我房间。”

        云苏靠在沙发上,神色有几分惫懒。

        她在克制自己的胃痛,快忍不下去了,不知道她是被气得还是怎么的,这会儿一抽一抽得厉害。

        “没得谈?”

        “没得谈。”

        她的态度太坚决了,傅成聿改变不了她的主意,但他此时不想走,她的脸色太苍白了。

        云苏皱眉看傅成聿,他俊美的脸在昏暗的房间里有一半隐在光线下,看过来的视线却很强硬。

        她看出来他还有话要说,想了一下,挑眉:“你是怕我把你的过往说出去,所以赖在这里不走?”

        云苏唇角勾起笑来,很是嘲讽。

        可她不知道,她此时脸色青白得吓人,在傅成聿眼底看起来和会说话的死人一样。

        傅成聿忽然站了起来,抬腿走到云苏面前,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你!”云苏才挺身想挣扎,胃痛得她额头瞬间冷汗如雨,说不出话。

        傅成聿将她丢在了床上。

        他的语气专横而恶劣:“你可得养好身体,否则怎么和我打官司?”手机用户看前夫总想夫凭子贵请浏览手机版,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