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重归新加坡1995 > 第451章 打A办的AK47计划与商机重重

      第451章 打A办的AK47计划与商机重重

        在一阵七嘴八舌的讨论之后,有些东西涉密,他也不好过多解释,最后李晓凡一锤定音:

        “刚才大家已经充分发表了意见,都说得很好,很有道理。但是,我有更远的重大战略方面的考虑,因为个别重大项目处在保密阶段,不方便透露更多的信息,大家不要过于担心,按照我的意见去执行就是!”

        “好的,李董,我们遵办!”

        对于李晓凡的指示,大伙儿内心虽有一些疑问,但还是不打折扣地去执行了。

        太平洋网络科技公司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后,李晓凡在公司内部的威信达到了巅峰。

        下班前,李晓凡收到了远在美国筹建创业孵化器顾其俊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

        “李董,我刚刚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了一则关于美国两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eda公司之间的侵权官司新闻详细报道。原告是全球eda行业老大cadence design systems楷登电子公司,另外那家被告是eda行业的新兴明星企业美国先驱avant!微电子公司。这个案子或许您感兴趣,我现在把相关的报道下载下来,发附件给您参考……”

        现在,李晓凡听到或者看到“eda”三个英文字母眼球就会发亮,于是赶紧打开了顾其俊发来的这个附件。

        附件里的新闻故事是围绕着一个叫“徐建国”的华人展开的:

        eda行业进入八十年代爆发期后,cadence design systems楷登电子公司在joe costello科斯特洛的领导下,cadence公司通过不断扩展、兼并、收购,从1988年的行业老七,一跃成为1992年后当下的eda行业老大。

        就在cadence公司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突然冒出来的一家新公司令cadence公司开始有一些不安。

        原来在1991年初,由四位原cadence公司的华裔员工辞职后创立一家新的eda软件公司叫arcsys。

        arcsys虽然只是一个仅有十几人的小公司,但这家公司冲击的是cadence的核心技术:芯片layout布局与pr布线技术。

        而且很快arcsys公司推出了自己的布局与布线产品arccell,冲击cadence的技术核心。

        这种一出手就盯着对方核心领域的公司就让cadence公司开始坐立不安,科斯特洛决心趁arcsys公司还未壮大之前,先挤死他。

        于是1992年底,趁着arcsys公司还羽翼未丰时,科斯特洛找来芯片设计部总经理,人称“悍将”的徐建国,让其组建b团队,狙击arcsys公司对cadence的进攻。

        徐建国受命之后,于1992年年底成立了一个b小组,里面有技术人员与市场人员。在b小组的内部会议中,徐建国将战役名称取名为ak47,英文叫“kill arcysys in 47 weeks”,中文意思即:在四十七周内消灭arcysys公司!

        徐建国制定的策略是从两个方面打击arcysys:

        在技术上,要超越arcsys!在那个时候,芯片设计开始进入亚微米与超亚微米技术时期,旧的通道布线技术将会被新的面积布线技术取代。他给公司的技术人留出极短的研发时间,限期要求研发部门必须在arcsys之前完成新技术的革新。

        在市场上,要挤死arcsys!徐建国亲自带领着销售人员走访那些“叛变”的用户,询问对方eda产品差异的每个细节,问清用户转变的每个原因,并答应各个用户“投诚”的各种优惠条件,只要你回来我们公司怀抱就行。

        “打a办”在徐建国的领导下,效果显著,很快arcsys公司遇到了生存危机,公司财务严重恶化。整个1993年,arcsys的营收只有170万美元,净亏损200万美元。

        徐建国的战略战术都是卓有成效的,cadence公司似乎将arcsys逼到了悬崖边上,就等着他们崩溃瓦解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arcsys公司的转机突然来了。

        这个转机是:“打a办”在徐建国的领导下取得卓有成效的成果之后,cadence公司开始出现了内讧。

        徐建国能力很强,但是做人和做事的风格非常强悍,甚至有点不择手段。

        对外,比如为了打击arcsys,居然派人将arcsys所有工程师的移民状态进行排查,一旦有任何非法居留的嫌疑就举报给移民局,达到打击对手的目的。

        对内,跟公司内部的研发团队关系非常紧张。限期设定的目标和给的极短研发周期,让手下的研发团队们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这种矛盾终于在1993年底,cadence公司对arcsys公司取得全面胜利,arcsys公司即将倒下的前夜突然引爆了:徐建国与芯片设计部的负责人james solomon吉姆·所罗门冲突全面爆发。

        而james solomon是深受cadence公司设计部门工程师尊重的cto。

        两人为工程师团队的到底应该向谁汇报问题发生争执,最后矛盾摆在了cadence公司老大科斯特洛面前。

        权衡之后,科斯特洛在市场和研发的冲突中最终站在了研发这一边,并从公司外面再请了一位新的芯片设计部门总经理。

        科斯特洛的做法让徐建国感到颇有“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过河拆桥味道。

        这是科斯特洛对做出重要贡献自己的侮辱和打击,让他下了离开cadence公司的决心。

        而cadence公司的这场内讧对在困境中求生存的arcsys 公司而言,无疑是天上突然砸下了一个大馅饼,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个由华人组成的公司因为偏重技术与本身的语言障碍,销售与市场非常薄弱。而以销售与市场出身的徐建国正是arcsys公司最需要的人选。

        于是,arcsys公司向徐建国伸去了橄榄枝:答应给徐建国五十五万股的股票期权,每股0.3美元。三年后,这些offer的实际价值超过了2000多万美元。

        在cadence公司领导“打a办”的过程中,徐建国也了解arcsys公司的实力和市场营销短板,他的加盟完全可以将arcsys公司起死回生。

        于是,两年前的1994年,cadence公司原“打a办”负责人徐建国正式加入了arcsys公司担任总裁兼ceo。

        徐建国的离职对于cadence公司而言打击巨大。原来的“打a办”b-team随着徐建国的离开土崩瓦解,对公司员工的士气打击巨大。

        一般来讲如果一个团队接连有人离职,很快就会形成一股趋势,使得整个团队崩溃。作为管理者如果发现这种迹象,应该立即做出处理。

        于是,当arcsys公司宣布徐建国加盟之后,cadence公司马上将律师函寄到arcsys,威胁以不正当竞争起诉arcsys公司。

        此时arcsys公司还没有恢复元气,不得不和cadence公司达成了协议:

        徐建国的上任时间从1994年的四月推迟到七月,以便交接在cadence的工作。1994年内,arcsys不得招聘任何cadence的员工……

        有了这份协议,徐建国开始“肆无忌惮”地招兵买马,扩张势力。

        时间很快到了1995年,双方达成的挖人冷冻期结束。

        仅在1995年的1月份,就有9名cadence公司的掌握核心技术员工加入arcsys公司。

        同时,徐建国开动了市场抢夺战争,以三年许可模式,取代传统的永久许可模式,极大地降低了客户成本,迅速赢得市场。

        短短一年多时间,arcsys公司的销售额就激增六七倍,并扭亏为盈。

        去年的1995年6月, arcsys公司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去年11月,收购iss公司,拓展验证业务,并且公司更名为美国先驱avant!微电子公司。

        有了更多资本的avant!先驱公司在徐建国领导之下似乎势不可挡,气势咄咄直逼cadence公司,并已严重危及其地位。

        不仅如此,徐建国还私下密会cadence公司的核心员工。

        他当然不会只是见见老朋友,徐建国的这一手,彻底激怒了cadence公司老大科斯特洛!

        科斯特洛发动了全面的调查,查到了离职员工偷盗cadence核心知识产权的一些证据。

        于是,去年年底,在cadence公司提供的证据面前,检察官同意了cadence的请求对整个avant!先驱公司展开大搜查。

        此后两家公司拉开了漫长的马拉松诉讼,在法庭上争锋相对,一下难分输赢……

        看完顾其俊发来的这个新闻报道,李晓凡回忆起来,前世回国后他曾工作的那家外资企业还向这家美国avant!先驱公司买过电路设计软件,因为avant!先驱公司的三年许可模式,取代原来传统的永久许可模式,极大地降低了客户成本,价格非常吸引人。

        但是,六年之后的2001 年,经过漫长的马拉松诉讼,美国当地法院宣判avant!先驱公司全方面败诉,除了徐建国被罚款躲过牢狱之灾外,其余六名avant!先驱公司员工被判刑入狱。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cadence 和 avant!掐架的这 7 年,业界老二 synopsys 公司乘机抓住机会高速发展,几乎垄断了数字前端的市场。而原本举步维艰的 mentor graphics 公司也东山再起。

        avant!公司败诉后,synopsys 大手一挥,以7.7 亿美金收购了整个 avant!公司……

        想起往事,李晓凡点燃一支雪茄陷入了沉思:这里面似乎商机重重,自己的机会在哪里?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