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修仙:说,谁还要抢我的主角光环 > 第30章 纸人恶灵(2)

      第30章 纸人恶灵(2)

        秦艽尴尬的选择了与沈羽涅反方向的地方,利用簪子寻找到了传闻中的戏班子。一般恶灵都会眷恋于自己牵挂最深的地方,而去世的地方也是如此。

        她即可动身前往,一路直达戏班子的门口。不曾想,居然在这里看到了沈羽涅,他似乎也要进入其中。

        “……”

        两个人的表情同时尴尬起来,大概是都在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吧。

        秦艽继续挤出笑容来,道:“这么巧啊,你也是调查戏班子恶灵的事情?”

        “我是调查一个名叫曲羽的恶灵。”沈羽涅将卷轴拿出来,指着上面的内容道,“居住在附近的凡人说,每到晚上的时候,就会听到里面传来唱曲的声音和哭声。”

        有时候有人路过,就可以看到大门上用血写下的“冤枉”两个字。但是一到白天,这两个字就会消失。

        秦艽想起来自己追的恶灵舞阳,似乎就是被这个曲羽杀害的。

        沈羽涅偷偷瞄了一眼秦艽,试探着问道:“既然咱们两个要找的恶灵都是来自于这里,不如友好相处如何?”

        “我们两个只是合作,期间不要问无关于这恶灵的事情如何?”秦艽提议道。

        沈羽涅笑着答应了下来。

        二人一同推开了戏班子的门,分头在其中寻找有用的线索。

        这个戏班子不算小,除去平日里休息的房间之外,还有七八个用来对方杂物和道具的屋子。不少衣服丢在地上,道具也是七零八落的。

        自从舞阳死后,戏班子就解散了。当时大家走的特别急,几乎所有的东西都丢在这里没有带走。

        秦艽翻找了一下衣服,看到了一件粉色的长衫衣袖上绣着“舞阳”两个字。

        如此说来,舞阳平日里就是穿着这件戏服跳舞的了。

        她这样想着,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就看到在腰部的位置还有干了的血迹,舞阳当初是穿着这件衣服遇害的。

        在屋外的沈羽涅看到了秦艽手里拿着的戏服,凑近了之后发现上面的血迹,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他将衣衫拿过去,打量了一番后,道:“这就是曲羽当初杀害的女子穿的衣衫,看来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来找到当时的真相。”

        说完,他将衣衫放在地上,用血在地上画下了法阵。

        默念了几句咒语后,整个法阵里顿时闪烁出灿烂的光芒。衣衫在光芒中缓缓飘动起来,最后化作青烟消失。

        原本破旧的屋子,这时候突然发生了变化。

        秦艽还在疑惑,就看到沈羽涅将屋门推开,示意她跟上自己。

        来到院子里,整个幻境产生了变化。寂静的院子里突然多了很多人,他们都坐在长凳上,似乎在等待着表演开始。

        不一会儿,一位模样俊美的女子上了台。她咿咿呀呀的唱着跳着,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飞翔。

        配合着她跳舞歌唱,还有动人的琴声传来。那是在幕后的一位模样普通的男子,但是他的琴音却非常美妙,如同春风拂过湖面,让不少人陶醉其中。

        等到戏曲结束,女子对着众人微微鞠躬,向着后台走去。琴师也站起身鞠躬,跟在女子的身后离去。

        众人都站起身鼓掌,还有人喊着“再来一曲”。

        秦艽顿时意识到了什么,问沈羽涅:“你使用了情景再现?”

        所谓的“情景再现”,就是利用恶灵生前穿过的衣衫,加之法阵的辅佐,将当初她遇害时发生的事情,再次“演绎”出来。

        “没错,我想看看当初的真相。”沈羽涅将卷轴再次翻出来,看了看上面关于曲羽的事情。

        曲羽被指认杀害了舞阳,在关进大牢里不多久后就在其中郁郁而终。但是他却似乎含有冤屈,不断的在隐阳城里游荡,想要有人发现当初的真相。

        就是因为如此,沈羽涅才觉得贸然将他净化肯定不行。他帮助曲羽调查出来真相,也许净化起来会更容易。

        画面中的舞阳和曲羽已经来到了后台的位置,舞阳将头上的簪子摘下来。曲羽在这个时候进入到了房间里,将琴默默的摆放在一边。

        舞阳摘耳环的时候,在镜子里看到了曲羽,轻笑着转过头来道:“咱们今日的演出可算是成功了。”

        “再过一段时间,咱们攒够了钱就离开,找个地方定居。”曲羽说着,缓缓走到了舞阳的身后,轻轻抱住了她。

        舞阳转过身来,轻轻的在他面颊上印下一吻,笑容温柔的像是能融化一切。

        两个人看上去非常的快乐,根本就不像是会争吵的样子。

        这时候,一位虎背熊腰的男子从外面走进来。他着一身的锦衣,眼神中带着凶狠,应该就是财主家儿子石生。

        两个人看到他进来,慌忙松开了对方。

        而石生瞬间就被激怒了,怒吼道:“原来这就是你拒绝我的理由?!”

        “你冷静一点儿,我拒绝你是因为咱们两个不可能的。我有心上人,所以请你成全我。”舞阳恳求道。

        石生整张脸都涨红了,从桌子上就拿起了簪子,二话不说对准曲羽就刺了过去。

        舞阳见状立刻挡在了曲羽的面前,簪子不偏不倚刺中了她的腹部。她倒了下去,被曲羽抱在了怀中。

        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曝光,石生慌乱之中打晕了曲羽,并且将簪子直接塞进了他的手中。他匆匆忙忙跑出房间,大喊着要找郎中来。

        之后画面终结,整个戏班子再次恢复了冷清。

        原来曲羽被嫁祸而死,在戏班子里制造那些现象,不过是为了还原事情的真相。

        这时候曲羽的魂魄悠悠飘了出来,他因为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所以身上的煞气很少。他对着二人深深鞠躬,诚恳道:“感谢你愿意调查真相。”

        十年过去了,他一直被人当作是杀害了舞阳的凶手。但是舞阳当初的事情,他比谁都更恨。可惜从来没有人去调查真相,也没有人会相信他的话。

        而石生也在舞阳死后,担心她会报复自己,因此将她的魂魄炼制成了恶灵。这样如果她要作恶的话就会被仙界净化。

        舞阳为了公布真相,选择在桐丘的花车上做手脚。但是没想到还是没人发现,反而还京惊动了道士。

        她被道士打伤后,才开始了吞噬凡人魂魄产生的煞气的道路。

        但是她却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在魂魄被用完之后就会完整的还给凡人。

        说完之后,曲羽跪倒在地,郑重道:“我知道恶灵如果没有伤害过人,是可以继续投胎转世的。舞阳生前就很惨了,她死后也只是调查真相没害人,希望你们不要让她消散。”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沈羽涅点头答应了,并且伸出手来对他道:“现在你们接受净化,自然就可以去投胎了。”

        下一辈子,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

        但是曲羽却没有去牵沈羽涅的手,而是再次叩头道:“我不想去投胎。”

        沈羽涅疑惑的看着他,就听到他接着道:“”

        这句话让沈羽涅有些疑惑,紧接着就听到曲羽道:“我被陷害,舞阳被杀害,都没有得到应有的慰藉。那位始作俑者没有受到惩罚,我是不能去投胎的。”

        说完,他立刻飞出了戏班子。

        秦艽立刻反应过来,曲羽想要去报复石生。但是如果他杀了人,那就不可挽回了!

        二人同时跑到了院子里,没想到还未走出戏班子门,周围的景色就产生了变化,竟然是在仙界的初秋峰。

        曲羽为了争取自己的时间使用了幻境!

        秦艽还想着如何将幻境冲破的时候,竟然进入到了花轿之中。轿帘掀开,眼前是初秋峰的大殿,到处都是张灯结彩,似乎是娶亲的场景。

        她认出来,这是她还未觉醒前与沈羽涅成亲的情景。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