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修仙:说,谁还要抢我的主角光环 > 第31章 纸人恶灵(3)

      第31章 纸人恶灵(3)

        花轿停下来,秦艽下来后,抬头望着初秋峰的大殿发呆。因为初秋峰和玄月峰在仙界都是数一数二的仙门,为了能够巩固在仙界的地位,两个仙尊决定联姻。

        当时初秋峰指名道姓的要选择秦艽,因此周泽夕提升了秦艽的地位,让她成为了内门弟子,才嫁了过去。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并没有作出什么傲人的成绩,为何能被初秋峰的核心弟子沈羽涅看中。

        还在琢磨着,万众瞩目的新郎沈羽涅出现了。他显然也是被迫要来走剧情,但是眼神明亮嘴角笑容洋溢,根本看不出来是“勉强”。

        他伸出手来,对着秦艽恭恭敬敬的低下头,温柔道:“进来吧,娘子。”

        秦艽的脸色冷下来,不满的嘟囔道:“你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幻境明显是重现了在小说还未被更改时的场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们如果按照剧情来走,肯定会找到离开的办法。”沈羽涅淡淡道。

        秦艽满脸写着“拒绝”两个字,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叹着气同意下来。

        她牵着沈羽涅的手,缓缓走进了大殿中。整个大殿里都被布置成了正红色,看上去喜气洋洋。在大殿的正前方,端坐着初秋峰仙尊莜轩和周泽夕。

        莜轩温润如玉,一身白色的长衣被他穿的仙气飘飘。他笑的一双眼睛几乎都看不到了,自然是很满意促成这次的联姻。

        只是他心中好奇,为何沈羽涅会指名道姓的选择秦艽。

        周泽夕依旧是那张别人都欠他钱的样子,只是眼神缓和了不少,似乎也在心里高兴。

        两个人跪倒在地,对着周泽夕敬茶。周泽夕板着脸接过来,淡淡道:“这时我们仙门的弟子,如果待她不薄,我作为仙尊第一个不饶你。”

        听到这里,秦艽不由得嗤之以鼻。

        她对周泽夕没什么好感,一方面是因为前面几次被陷害,都是因为周泽夕耳根子软。另一方面是,自己嫁给沈羽涅也是被逼迫的。

        在小说里,秦艽明明不想嫁人,但是周泽夕却晓之以情动之以礼的来劝说。见劝说不成,最后还拿将鹿竹等几位跟她关系不错的外门弟子作威胁,要将他们逐出仙门。

        秦艽不得不答应,最终嫁给了沈羽涅。

        两个人给仙尊拜过之后,接下来就要被送往洞房里。

        不过,那时候的沈羽涅在知道秦艽不能接受自己后,没有入洞房。将她带进房间后,不多久就离开了。

        二人来到洞房之中,秦艽在桌子旁坐下,随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而沈羽涅则是坐在她对面,将喝交杯酒的酒杯倒满后,放了一杯在秦艽面前。

        秦艽皱皱眉头,不满的嘟囔道:“你方才还说要按照剧情来走,怎么就坐下了?”顿了一下接着道,“如果还有什么要说赶紧说完,之后就出去吧。”

        “在幻境中,咱们两个还是不要分开了,聊聊天吧。”沈羽涅笑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你吗?”

        其实小说里有过交代,但是那是三世之前的事情了,秦艽记不清了。她隐约记得似乎跟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有关系,具体是什么忘记了。

        沈羽涅坐的靠近了秦艽一些,淡淡道:“你肯定忘了,我们两个其实是在十四岁的时候见过一面。”

        那时候沈羽涅刚刚入了初秋峰,家里所有的人都被魔尊杀害了。他被刺激到了,因此在仙门拼命修炼。没想到因为太急功近利,腿受伤了,只能坐着特制的轮椅来回移动,因此整个人很颓废。

        恰好赶上了仙门弟子交流大会,莜轩为了能安抚沈羽涅的情绪,让他跟着其他弟子一同前往。

        上完课,他就会坐着轮椅在玄月峰之间来回穿梭,就是想要散散心。

        那时候的玄月峰刚刚下过雨很泥泞,他的轮椅被绊倒,整个人摔进了草丛中。

        他要挣扎着起来,奈何腿使不出力气。他还在为自己起不来而生气的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

        沈羽涅十四岁的时候脾气是最古怪的时候,他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没用,从来都是拒绝别人的帮助。面对着伸过来的手,他认为是侮辱,于是将那只手拍开。

        手的主人似乎很生气,将他直接从地上拽了起来,生硬的按在了轮椅上。

        “你……”

        “既然你的腿不方便,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帮助呢?”她认真道,“仙人之间就是要相互帮助的,这是我们仙尊告诉我们的。”

        听到这里,沈羽涅忍不住抬起头来打量着说话的人。

        她有一双带着疏离的杏眼,嘴角却勾着温和的笑容。身上穿着外门弟子的衣衫,但是却没有外门弟子的拘束。

        沈羽涅心中筑起的高墙一瞬间倒塌了。

        别人都是看着高高在上的他,而只有她看到了在泥泞中的他。

        就是从那一刻起,沈羽涅彻底动心了。

        后来他打听到了这个女孩子叫做秦艽,是外门大弟子,便琢磨着要接近她。

        听完沈羽涅的叙述,秦艽不住的皱眉头。其实她已经忘记了那么久远的事情,只是“多管闲事”就是她原本在书中的设定,无论是阿猫阿狗摔倒了,她都会去帮忙的。

        沈羽涅将酒一饮而尽后,轻笑一下,接着道:“后来,仙尊们为了维持初秋峰和玄月峰两个仙门第一第二的位置,特地商量着联姻,把我们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叫去,询问有没有想要联姻,会得到一些奖励。”

        众弟子们都不想拿着自己的幸福换取奖励,犹豫的低下了头。而沈羽涅却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当即举起手来说自己愿意。

        莜轩本想要为他指定苏茉非,他却说出了秦艽的名字。

        琢磨着既然要成亲,就选择他最喜欢的,莜轩答应了下来。

        “这个剧情也真是有够狗血的。”秦艽感叹着,要喝下酒的时候,发现是交杯酒杯。她手指停顿一下,默默将酒杯放下了。

        周围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沈羽涅看着秦艽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温柔。他再次凑近了秦艽,道:“这一世,咱们两个见面的方式虽然不一样了,但是曾经的故事还在,所以……”

        “我们怎么从这里出去呢?”秦艽故意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转移开话题道。

        不知道为什么,在沈羽涅说话的时候,秦艽脑海中会不自觉的浮现出楚南星。他之前说希望她不要跟沈羽涅在一起的话,现在还在耳边回荡。

        沈羽涅看出了她存心不想说这个话题,无奈的笑着摇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好像找不到突破口。”说完,他再次将话题绕了回来,“所以,你现在对我什么感觉?”

        看着他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秦艽认为自己必须要实话实说了:“我知道这么说可能有些残忍,但是沈师兄,我在今生只想搞事业,没有心情去谈恋爱。”她受够了之前的情节,只想要更改成自己想要的剧情,“那之前真的只是剧情,我对谁都会是那样的,你也不必多想。”

        听到这个答案,沈羽涅似乎并不意外。

        他温柔的笑着,凝视着秦艽的眼眸道:“看来,今生还是需要走一样的剧情。”

        这句话说的秦艽心里有些没底,甚至有些慌乱起来。她转开眼眸,眼前是楚南星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容。

        就在尴尬的时候,整个幻境晃了几下,紧接着无数的碎片从空中洒下来。两个人同时警惕的看向四周,发现竟然回到了戏班子里。

        幻境消失了?

        还没琢磨过来这个幻境消失的原因,她鼻尖处闪过一阵桃花香气。

        她无奈的笑了笑,明白是楚南星救了他们。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