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 id="zsjwr"></s>

      <del id="zsjwr"></del>
      <i id="zsjwr"></i> <span id="zsjwr"></span>
    2. <i id="zsjwr"></i>
      <del id="zsjwr"><bdo id="zsjwr"></bdo></del>
      乐文小说网 > 穿成弃妃后她躺赢了 > 第88章:让她日夜不得安宁(一更)

      第88章:让她日夜不得安宁(一更)

        深夜,王府西院的井底下传来凄惨的怪声,一个新来的小厮,提着灯笼从这里经过,听到怪声,吓得他屁滚尿流,手上的灯笼都扔了。

        听说王府西院的水井,曾经闹过鬼,后来被封上了,还贴了几张符咒。

        但最近不知谁把井盖打开了,符咒也不见了。

        小厮刚进府不久,也没有人提醒他,西院那个百年老井不能去。

        结果他路过,很不巧的听到水井传出来的怪声,慌慌张张的跑回下人房,钻到被窝里打颤抖。

        室友见状,问他什么事,至于吓成这样吗?

        他在被窝里啰嗦打颤地道:“鬼……有鬼,这里有鬼……”

        “鬼?哪里有鬼?你别吓我们。”

        “真的,在西院水井里……”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室友打断了,警告道:“你别乱说!若是被其他人听到,你会被赶出王府的!”

        而此刻的水井底下,大阿飘指着小阿飘的脑袋,直骂她蠢!

        就差一点点来到西院了,竟然这样被对方跑了。

        但从今晚的试探,大阿飘已证实了,顾一瑾果然能看到鬼魂,难怪那晚自己会被打中了,原来那女人一直在装,装着看不到自己,然后故意往她扔东西的。

        想到这里,她朝水井口发出一声长笑。

        她被那个女人玩了,那是奇耻大辱,这几十年来,从来都是她欺负人,没有人能欺负得了她。

        做人的时候她总是被欺负,现在做了鬼,就绝不会再被人欺负!

        既然那女人能看见他们,那么,她就要搅得她鸡犬不宁。

        “姐姐,不如算了吧,我们斗不过人的。”小阿飘劝说道。

        他们只能吓唬一下那些胆子小的人,可对于那些内心坚强,正义又勇敢的人来说,他们根本不足为惧。

        而且她看得出来,顾一瑾并不怕他们。

        回来的时候,她遇上三个与她一样的鬼魂,只是模样有些恐怖,曾经见过他们一直跟在一个书生身边。

        她知道他们身上有很大的怨念,他们是被书生所杀的,又被他禁锢在身边,利用他们的怨念来练邪功。

        如今他们脱离了书生的禁锢,仍是不肯离开,一直盯着东院的方向,是因为他们的仇人在那里,等他们的仇人灵魂升起的瞬间,他们要吃掉对方,这样他们才能得到彻底的解脱。

        她很羡慕他们,他们能得到解脱,而她只能躲要井底,不能走出去报仇。

        没有半边头颅的鬼魂跟她说,世子妃能看到他们,若有什么心愿未了,可以找她,跟她说,或者她能帮忙。

        他们能脱离书生的禁锢,也是世子妃听到他们的哀求,今晚他们就要彻底解脱了。

        听到他们所说的,小阿飘很心动,她什么都不求,只求能洗脱自己的冤情,让仇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她死能瞑目了。

        可惜大阿飘心生怨念,已经听不进小阿飘的话,她一心只想如何报复顾一瑾,然后夺回自己的身体。

        顾一瑾的身体是她先看上的,原本她可以重生为人,做上人人羡慕的世子妃,是被现在这个顾一瑾抢走了。

        “你不想报仇,那就算了,我的身体我自有办法抢回来。”

        大阿飘说完,一手推开挡住了井口的小阿飘,灵魂往井口飞上去。

        “姐姐,你去哪里?”

        大阿飘没有理会她,出了井口,就准备往西大门走去。

        她要告诉所有鬼魂,瑞安王世子妃能看到他们,这样一来,所有鬼魂都会找上顾一瑾,让她日夜都不得安宁。

        却没走几步,就听到几声凄惨的长鸣,那是鬼魂的哭声,她不知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不过肯定那边有鬼魂,于是就往声音飘过去。

        果然,看到三个模样恐怖的鬼魂对着东边的方向哭喊,他们身上的黑气越聚越多,显然是愤恨到极点。

        她知道他们是谁,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看来阎王爷也在帮她。

        ……

        回到蘅芜苑的顾一瑾,一直心神不灵,她刚才救了郑诚,没让他死去,那当初被他禁锢那三个鬼魂怎么办?

        因为她很清楚,只要郑诚死了,他们才能完全得到解脱,往他们该往的地方去。

        但如今郑诚被她救回来了,等于亲手毁了三个鬼魂的希望。

        想到他们死得那么惨,她心里真的愧疚万分。

        但郑诚对贺敬舟来说似乎很重要,他们需要从他口中得知一些情报,只是郑诚口密实,被打成这样,也没有开口,的确算是一条硬汉子。

        她说不出谁对谁错,或者是立场不同,但郑诚利用鬼魂的怨念来练功,就是缺了人性,光这一点,他就不值得同情了。

        也许他也知道,自己只要守口如瓶,才有机会活命,一旦说了出来,就没有利用的价值,随时会被杀掉。

        只是他却不知道,就算他不说,他那边的人也想杀他灭口。

        他今天被尸萤虫咬就是一个例子,杀他的人是长期给他服用冥香的人,为的就是怕有一天他被俘虏或背叛组织。

        思及到此,顾一瑾从床上弹起来,叫了羽衣一声,羽衣今天值夜,从偏厅走出来,“姑娘,有事吗?”

        顾一瑾拿起搁在床头的外套穿上道:“可有元宝蜡烛香?”

        羽衣一脸懵然,“元宝蜡烛香是什么?”

        顾一瑾道:“就是烧给仙人那些冥纸啊,拜神时用的香和蜡烛啊。”

        “有是有,不过要问简妈妈,这些都是她管的。”

        羽衣看她穿好外套,似乎准备要出门的样子,不解的问:“姑娘,这么晚了,你要这些做什么?”

        “我有用,你去给我准备一些,并叫霓裳过来。”

        羽衣只好“哦”了声,就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羽衣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霓裳跟在身后。

        顾一瑾把一块铜镜放入怀里,对羽衣道:“你留在这里,把篮子给霓裳,我们出出去就回来。”

        羽衣担心道:“这么晚了,明天做不行吗?”

        现在将近寅时,外面夜深露重的,还拿着要烧仙人的冥纸香烛,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顾一瑾没有回答她,只叮嘱她留在房间,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然后带着霓裳走出蘅芜苑。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876xs.com